灯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灯罩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野蜂蛹

发布时间:2019-04-17 11:58:47 阅读: 来源:灯罩厂家
油亮的铜黄色,胀鼓鼓的纺锤体,有一圈圈密密的横纹,这便是蚕蛹。老家春天里养蚕,没桑叶喂了就杀蚕蛹一饱口福。扫一簸箕的新鲜蚕蛹,倒进烧水的大鼎罐里,开水煮一煮,然后捞出来晒一晒。干了水气之后,把茶油烧滚,倒进干蛹油炸一会儿。见蛹色稍现焦黄,赶紧用漏瓢舀起,拌上盐、酱、碎辣椒、姜丝、葱花和米醋。这道油爆蚕蛹吃起来特别酥香、特别鲜美。若夹一粒蚕蛹,抿一口米酒,真是神仙过的日子。
  然而,野蜂蛹比蚕蛹的味道还要好得多。山里蜂蛹多的是,我吃过油爆土蜂蛹、黄腰蜂蛹、草蜂蛹和黑蜂蛹。可最好吃的要数黄腰蜂蛹了。秋天,野蜂忙着采集食物准备过冬。这时候蜂蛹最肥。一天,我去打鼓岭的表叔爷家,村里的财求哥找到我说:“上山取蛹去。”我欢快应允。财求带了长统套靴、长条汗巾和抓钩,我和他一道爬上了打鼓岭。
  岭上的林子里白雾升起,山岚漂浮,久久不散。空气中浸透着清新沁人的树叶树脂香气。峡蝶惊起,翩翩起舞。绣线菊丛中的蟋蟀在阵阵叫唤。高大的核桃树、桃楸、木山药、红皮云杉等披着斑斓多彩的枯叶,风吹沙沙地响。
  突然,一只花生壳大小的黄腰野蜂嗡嗡地飞了过来。财求哥抽出腰间的汗巾,嘭地朝空中挥了过去。野蜂顿时被挥倒在草丛中。没等它清醒过来。财求已捉住它的双翅,并在蜂腰拴上一羽染红的鸭毛。他说:“我们好生盯着它,让它带我们去寻蜂窝吧。”原来,财求采取了欲擒故纵的方法,让黄蜂给我们带路,去寻找蜂窝。
  财求一挥手,放了蜂子。那拖了鸭毛的蜂飞起来慢多了,我们一路小跑着赶得上。两人的双眼紧盯着天空上飘忽的红羽毛,大约跑了十多分钟,我们来到一道陡崖下。一眼瞥见那只蜂子落在一棵生长在崖壁枞树上的树洞里,转眼就不见了它的踪影。
  “蜂窝在树洞里,快把套靴穿上!扎紧衣袖口子!”财求对我小声吩咐道。俩人立即穿好长靴,还将两条汗巾缠在各自的头上、脸上,只露出两只眼睛来。财求折几根树枝,划根火柴点着树枝,向树洞烧去。
  火势立即燃烧起来,火苗舔着树洞前的野草,蹿起老高的火尾巴。这时,“呼”地一声,一群野蜂疯狂地穿过火把飞了出来。只听见“嗤嗤”的声音,许多蜂子被火把烧掉了翅膀,跌在火中被烧死,空气中充满了一片焦臭味。当然,在林子里燃火得注意防火安全,我们很快就将树洞边的余火踩熄掉,以防复燃。
  然而这个窝里的蜂太多了,黄蜂逃出来之后把我们团团包围。只见财求哥头上、颈上、双肩上落了黄黄一层。财求挥舞着火把,赶走了一团又来了一伙蜂子。我身上也沾满了蜂。俗话说:“七蜂八蛇”,阴历七月的蜂子蜇人是最毒的。财求头上、眼皮上、脸上,被蜂刺透过汗巾蜇了好几口,顿时肿了起来。我脸上也被咬了两口,火辣辣地疼。
  虽然遭到野蜂的袭击,但我们的收获是很大的。财求用抓钩抓出五六个大蜂巢,看上去足有两斤重。财求和我把蜂巢放进竹篓里,赶紧逃离了蜂窝所在地。走到一蓬草丛边,财求扯了几片八里麻叶和三七叶,放在口里嚼了嚼,将草药糊糊贴在自己和我的肿处。顿时,我觉得疼痛减轻了,一股清凉的感觉在全身弥漫开来。
  我们回到村里,倒出蜂巢中的蛹来,足足有三斤多重。把蜂蛹油炸后,又和了鸡叶丝和红辣椒炒了吃,那个鲜香酥脆、外焦里嫩,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后来,我曾在外地的一家昆虫馆吃过蜂蛹,那是人工饲养的良种蛹,大个、肉厚,但口味远远没有土蜂蛹好吃。
  ---- 文章来源于网络,更多美文尽在文字站!

直角型撕裂裁刀

检测塑料成分的设备

万能材料拉力试验机

滚筒跌落试验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