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灯罩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前生桥

发布时间:2019-04-16 06:08:42 阅读: 来源:灯罩厂家

因为那个梦,白风轻无了睡意,继而推门步了出去。

抬首见天幕上满天星斗如银,这才发觉,原来星空是这般美丽灿烂。夜色静美,被恶梦侵扰的心,瞬间得以放松。沿着殿中的九曲长廊步去,见院里花木扶疏,各种各样的花儿在夜风中摇曳生姿,花香四溢的,说不出的舒畅。

不远处的殿里亮着烛火,微弱的烛光,隔着镂窗影影绰绰,她怀着好奇心走去。

透过纸窗,见殿里一片素白,香炉里冒着袅袅青烟,不远处的软榻上横躺着位白衣男子,熟悉的白玉面具搁在榻旁边的木桌上。

男子用手支着额头,明明是睡着,却似在沉思。白衣胜雪,墨发如瀑,道不出的慵懒飘逸。

他背对着窗,只看到漂亮的不可思议的半边脸,和弧线美好的薄唇。仅这半边脸,已让白风轻心跳加速。

“凌华仙尊!”

白风轻没想到凌华居然如此年轻秀隽,相比夜启天半点不逊色。她又哪知这两人本就是同一个人,不过是夜启天用了术法改变了某处,让她误以为这是两个人。

夜启天听闻脚步声,幽幽翕开眼。不用看就知殿外站着谁,薄唇扯扯道:“白姑娘深夜到此,可有事?”

白风轻心知这样偷窥人家不对,忙垂头说:“初来此地,睡不安宁,便出来走走,不想,见仙尊殿里亮着灯,过来瞧瞧,既然仙尊已歇下,就不便打扰!”

夜启天轻笑,见她气息不稳,身上那时有时无的暗香浮动,料到她此时紧张,不免起了戏意,身影一晃,白玉面具已在脸上,继而打开门。

“恰好,本座也睡不着,不如我们说会话!”

夜启天将她引进屋,指着木桌上的棋盘说:“可会下棋?”

白风轻拂袖莞尔一笑:“倒是跟爹学了点,只为图个乐子,若论技艺,实在拿不出手!”

“就为个乐子吧!”夜启天说时将云袖挽起,打开棋坛,取出棋子。

白风轻坐于他对面,握着冰凉沁骨的白玉棋子,隐约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仿若多年前,曾与人对弈过,只是对面人是谁,她压根忆不起他的样子。

很快两人入了阵,白风轻的白子被夜启天的黑子步步紧逼,形成四面楚歌的局面,她头疼地单手支起脑门,盯着棋盘举棋不定。

“仙尊棋技高深,哪是我这种凡夫俗子可比!这一局我输了!”白风轻将白子扔进坛子,坦言道。

夜启天嗤笑,十分地不以为然,指着黑白相编的棋局道:“并不是本座棋技有多高深,而是白姑娘心系了旁物!”

白风轻见被他道中心思,不免脸颊生红。

夜启天搁下黑子,幽幽又道:“若本座没猜错,白姑娘可是想起一些事?”

白风轻一怔,不时抬眸望向他,见他眸光深邃如海,心里不时起了疙瘩。

“可记得那人是谁?”夜启天凤眸一眯,质问她起。

白风轻摇头:“不记得他的样子,只记得他一袭白衣!”

夜启天眼眸低垂,脸上的笑容僵住,顺手扔下棋子,指着天上的银河道:“本座带你去个地方!”

白风轻来不及多想,只觉耳边风声大起,脚下云雾腾腾,眨眼功夫,两人已踏在一片云朵上,冲着九天飞去。

星光璀璨,银河皎皎,万千云雾飘渺间,一座萦绕着七彩光的白玉桥浮于银河上。

桥前伫立着一块白玉石碑,上面赫然写着“前生桥”三字。

白风轻扶着桥栏杆站在前生桥上,探出脑门,望了眼桥下清澈的河水。那河水静如明镜,在她探出头那会,河水泛起微微涟漪,继而出现一张明丽出尘的美人脸。

再倾刻,画面已完全展露。那少女一袭碧衣袅袅,肩若削成,腰如约素,眉如翠羽,肌如白雪。眉心处映着颗血色朱砂,让她越发出尘脱俗。

少女娥眉紧蹙,眉宇间盈满了化不开的愁绪。她好似也站在一座桥上,望着桥下的河水,仿若透过时间的河流与白风轻隔河相望。

“清鸢!”白风轻忍不住脱口而出。

夜启天闻声身躯一僵,忙将看得出神的白风轻攥至桥下。

白风轻离开前生桥立马清醒。

隐约记得自己瞧见了个漂亮的不可思议的少女,那少女叫什么,却始终想不起。

她晃晃脑门,只觉头疼的厉害。

“想不起就别想了!走!”

夜启天冲她伸出手,她慌乱中忘了分寸,居然情不自禁的将手交至他手中。

夜启天握着她的手加重了力道,白风轻觉指节酸痛的紧,而他的手掌却越发包拢的紧。

白风轻心下一骇,察觉对方似乎想将她指节捏碎,冷不防想抽回手,却被他握得更紧。

白风轻终觉疼得不行,忙启口说:“仙尊你弄疼我了,可不可以……松开!”

夜启天眸光灰质变犀利,望着相握的手,嘴角浮出一抹淡然的笑意,指着眼前璀璨的星河说:“瞧,这星子的排列,可不就像一盘撒布的棋子!”

“以天作盘,确实是三界最高深难懂的棋局!”白风轻感概道。

“原来你也懂!”夜启天言语中的凉薄越发的浓。

白风轻真不知他在暗寓什么,见手抽不回,云霞红到了耳根。

夜启天冷不防素指一带,将她带至怀中,捏着她细俏的下巴说:“你我的棋局早在多年前就已布下,你就是想逃也逃不掉!可懂?”

下巴上的疼感让白风轻直龇牙,她难过的撇开脸,“仙尊认识我?”想想不对,忙改口又说:“是前世的我?”

夜启天哼了声,倏地放开她,却绝然地背过身。

只见他一袭白衣如雪,一头墨发如瀑,白玉面具下掩着的那张绝世俊颜浮现出了戾气。

白风轻不知哪来的勇气,冲他说:“可不可以让我看看你的脸?”

“不可以!”夜启天想也不想拒绝她。

在他知道,她前世是九天玄女清鸢时,他对她的感觉全然起了变化,只因为清鸢欠他一个约定。

那年他初来这世界,遇见性子清冷的清鸢,因为志趣相投,便以棋为友,时不时来银河桥畔与清鸢下棋。每回他都是执黑子,而她只执白子,这种习惯一直影响到现在的他。

防静电连体服

秋冬工作装

工作服餐饮

衬衫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