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灯罩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诺力机械反倾销胜诉一夜成名_热点追踪生活

发布时间:2019-04-15 20:30:08 阅读: 来源:灯罩厂家
  一场反倾销官司使诺力机械几乎一夜成名。

  这家倔强的民营企业在与欧盟长达15个月的贸易摩擦中坚持了下来,最终反败为胜,获得了相对理想而公正的判决。这也是我国第一起扭转欧盟反倾销诉讼初裁决定的案件。

  在欧盟对我反倾销调查频频且我败多胜少的今天,“诺力胜诉”受到了空前的关注。各大媒体对这个“与傲慢的欧洲人较量”的故事作了各种演绎;众多出口型企业纷纷邀请诺力去介绍经验;在此次案件中发挥关键作用的“四体联动”机制得到了政府和法律界的高度重视,9月10日,商务部部长薄熙来到浙江视察,专门点名要听诺力机械董事长丁毅汇报。

  然而,走出反倾销不到一个月,诺力自己却似乎恢复了平静。无论是丁毅还是普通员工,都对这场来之不易的胜利显得相当淡定。他们现在谈论最多的是“二次创业”。

  周学军,诺力公司副总经理、原反倾销应诉工作小组组长,这个月以来已经接待了好几批远来的客人。他总是笑眯眯地带领他们参观工厂,演示产品,然后在觥筹交错间谈论生意。“形势一片大好。”他说。整个诺力正沉浸在另一种情绪中。

  谁又能想象,15个月前,周学军是处于怎样的忧虑与压力下,而诺力又是以怎样的勇气面对这场生死攸关的博弈?

  “令人窒息的”消息

  作为一种以出口为主的产品,手动液压搬运车行业很早就开始流传“反倾销来了”的谣言。正如那个“狼来了”的童话,谣言在经过反复之后,很容易使人产生麻痹。而当一个“五一”长假来临前夕,谣言突然之间变成现实,“给大家来了个措手不及”。

  2004年4月29日下午,主要出口企业都接到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的紧急通知,通知证实“应欧盟4家生产企业的申请,欧盟委员会将于4月30日宣布对原产于我国的手动液压搬运车正式立案,并启动反倾销调查程序。”同时要求相关涉案企业参加5月2日在宁波举行的应诉准备会议。

  一般情况下,欧盟会在宣布反倾销立案前几天通知中国政府。而机电商会又能通过其他渠道在更早的时间得到消息。消息来得越早,企业准备的时间越充分,胜算也就越大。可是这一次却出现了意外。

  机电商会法律服务部主任高向军说:“我们一开始认为被诉的对象是手推车,因为不久前美国启动了对我国手推车的反倾销,而这(反倾销)很容易产生连锁反应。同时,从各方面来的消息都是指向手推车。于是我们在较早的时候组织了一个手推车企业的应诉准备会。后来一位业内人士发现了问题,他拿到了欧盟起诉方的一些材料,我们一看就急了,不是手推车(Hand Truck),而是手动液压搬运车(Hand Pallet Truck),判断严重失误!”
这时候,时间已经到了4月底。机电商会紧急采取措施,29日下午给各家企业发了传真,30日又一一打电话叮嘱。由于宁波是重灾区,最终将会议地点选在了宁波。

  在高向军等焦急准备会议的48小时中,诺力经历了巨大的情绪变化。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公司高层开了一个碰头会,从“震惊”、“愤怒”,到“一筹莫展”和“担忧”,最后“又重新鼓起勇气”。军人出身的丁毅为未来的工作定了基调:事在人为,坚决应诉。

  周学军用“令人窒息”来形容自己的感受。很快,他被任命为反倾销应诉工作小组组长,负责反倾销应诉的全盘工作。“诺力没有退路。”他说,“我们的产品85%都是出口,其中40%出口至欧盟。如果丢掉了欧盟市场,诺力的前景可想而知。”

  诺力机械地处苏浙皖交界的浙江长兴县山区,是当地的明星企业之一。该公司已连续三年名列中国轻小型仓储搬运设备销售量第一位,2004年更以超过35万台手动液压托盘搬运车的销售量名列全球第一,总产值近4亿元,并保持着高速的增长势头。

  按照诺力的计划,公司2005年的目标是5个亿,2007年的目标是10个亿,“做大做强做久”成为其发展口号。然而,半路杀出来的反倾销无疑是一枚定时炸弹,如果诺力被迫退出欧盟市场,这一切将成为泡影。

  坚决应诉

  2004年5月2日,宁波。

  应诉准备会开得简洁而高效。所有涉案企业几乎悉数到场。机电商会简单宣讲了积极应诉对行业和企业的重要意义,并对接下来怎么行动提出了一些思路。基本想法是:愿意参加单独应诉的企业,可以主要着力于倾销幅度上,争取拿到较低的单独税率;而商会则可以在行业的无损害抗辩上做一些工作,组织大家集体应诉,争取最好的结果——行业全胜。会议还讨论决定选择马来西亚作为替代国。(最终欧盟没有批准,而是采用了加拿大。)

  据介绍,1998年以前,欧盟对中国的反倾销调查一律按非市场经济国家处理,单个企业几乎没有获得分别税率的可能——应诉企业要么全胜,要么全输,所以在当时应诉的重点是行业损害。1998年以后,中国企业有了获得分别税率的可能,可以通过单独应诉来争取最有利的结果。行业全胜意味着维持出口现状;一些企业于是有了自己的算盘,希望获得低于别人的单独税率,从而在新一轮的出口竞争中占据优势。

  分化就此产生。机电商会准备打行业损害的想法遇到了莫大阻力,一些企业会后就开始推委,不交费,也不出力。“只有诺力和一家外贸公司一直支持我们的工作。”高向军说,“但是用诺力的钱去打行业官司,这不公平,而且也远远不够。由于整个行业不团结,计划只能搁浅。行业损害这一块几乎就此停顿。”
5月2日会后,诺力迅速作出两个决定:第一,积极参加行业的无损害应诉,并尽所能提供支持;第二,立刻开始单独应诉的准备工作。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就是挑选律师。

  “会上有十几家律师事务所介绍了自己的情况,但是单凭短短3分钟的介绍很难作出判断。而且时间又紧,我们必须马上确定律师。”周学军回忆说,“因为是仓促应战,完全没有经验,欧盟要查什么,怎么查,我们应该从哪着手,千头万绪,急需一位经验丰富的‘教练员’。”诺力先后接触了几家律师事务所,最后“凭感觉”选中了锦天城。周学军透露,当时他们的想法是:不挑便宜的。律师与律师之间的价格有时甚至相差几十倍,“在没时间摸清情况的条件下,我们只能主观地相信,价格体现实力。”

  最终,事实证明,他们的选择没有错。

  傅东辉律师

  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律师傅东辉是在路上接到丁毅电话的。当时他正在另一家企业了解情况。“经过分析之后,我把困难和问题摆了出来,然后征求企业意见,看能不能解决,来不来得及准备。那家企业犹豫了一会儿,认为时间太短,代价过高,最终选择了放弃应诉。”

  而诺力则给了傅东辉完全不同的印象。“来看急诊”的傅东辉照例开出了他的药方。丁毅当场拍板表示:只要是你傅律师提出来的要求,我们全部照办。“这家企业从一开始就表现出了足够的决心。”傅东辉说。

  在傅东辉看来,这个案子还有着另一层特殊的意义。这是欧盟东扩以后的第一起对华反倾销案件。在由15个成员国增加到25个成员国之后,欧盟一些机构作了调整,外贸政策有了变化,甚至调查人员也有更替,这些都会对我们的应诉和最终的结果产生影响。“所以,在当时这是一个比较要紧的案件。”

  同时,他认为,“至少在这个案子上,反倾销只是欧盟片面地用来保护其国内产业的手段。”手动液压搬运车这种产品过去价格昂贵,不是普通的公司和家庭买得起的。但是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和介入全球化以后,现在这种产品的应用在欧盟已经非常普遍了。“这是中国的贡献。”在他的印象中,欧盟反倾销部门也在使用这样的搬运车装卸资料。后来有一次他还特别留心了一下,发现使用的是这次案件的主要起诉方瑞典BT公司的产品,不是 “NOBLELIFT(诺力)”。

  摆在傅东辉和诺力面前的最大困难就是时间紧。按照WTO的规定,反倾销立案以后,应诉方有37天的时间准备并提供材料。傅东辉解释说:“就是1个月加7天。1个月是用来准备材料的,7天是过去没有E-mail和快递的时候,留出来的邮寄时间。尽管这是过去的规定,但现在仍在继续沿用。”可欧盟却另起炉灶,提出了更为苛刻的要求,只给15天时间。“4月30日立案,5月15日就要提供材料。我们5月2日开的会,就剩下13天了。”周学军说,“在那种一头雾水就要上战场的情况下,压力可想而知。”

另一个困难是这起案件将组装成品的要件(液压油泵和车架)也列入了调查范围。而欧盟要求企业提供1年调查期内涉案产品出口到欧盟25个成员国的数量、型号和金额等所有数据资料。“企业很难将统计如此细化。”周学军说,“这不是普通的体检,而是在用宇航员的标准要求我们。”由于不知道欧盟到底对哪些材料特别感兴趣,为了防止其突然袭击,公司将从2003年1月至2004年3月能准备的材料全备齐了。

  周学军由此对企业管理的重要性有了深刻认识。“如果诺力平常的管理很混乱的话,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东西拿出来,几乎没有可能。所以反倾销打的还是一个综合实力。你的管理是不是扎实,财务是不是严格,特别是信息化工作,一定要及早开展。比如我们公司有成千上万种物料,单靠人力,一百年也搞不清它们的来龙去脉。”

  傅东辉说:“平时的管理是反倾销应诉的重要保障。欧盟不仅要查财务资料,还要查涉及到生产活动、经营活动的方方面面,甚至要看销售人员的笔记。反倾销是考验企业管理水平的一个艰难关口。”

  与此同时,另一场战斗开始在海外打响。

  通过欧盟VBB律师事务所,一个中国手动液压搬运车的进口商协会组织起来了。按照周学军的理解,这是要让欧盟的进口商们站出来为中国企业说话,“一边是生产商,一边是销售商,欧盟委员会在判决的时候不可能不考虑平衡。”但是,这个工作并不轻松,“这件事对你是生死存亡,可对进口商不是。他可能代理了上万种产品,而你只是其中的一种。要说服他挺身而出,需要很多努力。”

  进口商协会一共开了两次会议。傅东辉对其声势表示满意。“第一次开会来了30多家进口商,有很多是从希腊、瑞典风尘仆仆赶到布鲁塞尔的。这个声势已经相当浩大了。但是最后所起的作用并不显著。”傅东辉指出:“欧盟东扩之后,进口商这种集体的影响力大大削弱了。但在诺力这个案子上,我们抓住一些主要的进口商,确实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接二连三地不断索要补充材料之后,9月初,两位欧盟官员来现场核查。诺力为此做了精心的准备。长兴县的政府官员亲自陪同,他们大方得体地向调查人员介绍了近年来中国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建设的进程,并意味深长地讲述了长兴与欧洲城市建立友好合作关系的故事。“诺力上下表现也相当出色。”傅东辉说,“优美的厂貌厂容和公司市场化的企业形象给调查官员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用“愉快”两个字来形容两位欧盟官员的中国行程。

  初裁不公

  诺力沉浸在迎接胜利的氛围中。从应诉到核查,整个过程都非常顺利,而且诺力人也付出了艰辛的努力,他们相信“收获不会是其他”。周学军和另外几家应诉的同行通了电话,大家感觉都不错,好像都没有查出什么问题来。然而,结果却让他们大吃一惊。
2004年10月1日,欧盟公布了初裁决定,以诺力公司会计实践不符合国际会计准则为由,决定不给予诺力市场经济地位,并裁定了35.9%的高额初裁倾销税率。其余应诉的3家公司也得到了类似的结果,而放弃应诉的企业则被裁定49.6%的倾销税率。

  整个行业几乎全军覆没。

  “我们非常震惊,继而又非常沮丧。”周学军说,“过了几天判决通知书发过来,我们一看,找的理由非常牵强,大家强烈感到判决不公。”

  据傅东辉介绍,欧盟判定市场经济的五个标准包括:第一,企业按照市场供求关系来决定价格、成本和投入(包括原材料、技术和劳动力成本、产品销售和投资等事项),其决策没有明显地受到国家干预,主要生产要素的成本反映市场价值;第二,企业有一套明晰的基础会计帐本,该帐本是按照国际通行会计准则进行独立审计并有通用性;第三,企业的生产成本和财务状况没有受过去非市场经济体制的显著影响;第四,企业应受破产法和财产权法的保护,以保证其在经营中法律资格地位的确定性和稳定性;第五,货币兑换汇率由市场决定。在此案中,欧盟以诺力不符合第二条标准为由决定不给予其市场经济地位,从而适用替代国制度,以加拿大同类产品的成本和出口价格为基础,“计算”出了高额的倾销税率。

  “主要就是一个记帐汇率的财务处理问题。”傅东辉说,“诺力没有适用当日汇率而适用了年初汇率。”

  “其实算下来也就一两千元的差别。”周学军忿忿道,“欧盟是在鸡蛋里挑骨头。”

  官司还要不要打下去?诺力陷入了沉思。历史上还没有任何一家企业(行业)扭转过欧盟的初裁。继续抗诉意味着更多人力、物力、财力的投入,而且结果最终会怎样?谁也说不好,或许比现在更糟。

  傅东辉却有着非常乐观的看法:“我们在这一阶段形式上是输了,实质上却是赢了。因为欧盟并没有发现可以拒绝我市场经济地位的真正理由。他们只是为了拒绝而随便找了个理由。”他鼓励诺力继续将官司打下去,并取得了欧盟VBB律师事务所BELLIS先生的支持。

  傅东辉说:“打官司跟打仗一样,什么时候你抓住了主动权,就有可能反败为胜。这场官司我们从一开始就被动,所以我们只能等待,等待欧委会犯错误。一旦我们抓住了他们的错误,就有可能变被动为主动。而初裁无疑使欧委会的错误暴露了出来。这是一个制度上的错误,一个政治上的错误,而非完全是技术上的错误。他要想否定你,消灭你,所以不择手段,这就犯了大忌。因为技术上他无法给出令人信服的理由。”

  丁毅再次拍板。诺力决心把官司打下去。
 四体联动

  2004年11月28日,诺力通过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向商务部提交了一份申请,请求国家出面,启动WTO争端解决程序,向欧盟讨回公道。

  针对欧盟的裁决,诺力在申请书中提出了如下反驳意见:第一,欧盟立法上要求企业的财务制度符合国际会计准则,但是立法文本上对国际会计准则并没有用大写,因此不是特指的,只是指在国际上被普遍公认的一些国际会计规则。第二,如果欧盟标准中的国际会计准则确实是特指“国际会计准则”,那么,欧委会并没有要求欧盟的企业执行该准则,欧委会也没有用该准则来衡量其他市场经济国家的企业是否符合市场经济地位。第三,从1998年至今,在欧盟反倾销案中,已经有二十几家中国企业得到市场经济地位,这些企业都是按照中国法律要求执行中国会计制度,无一执行特定的“国际会计准则”。欧盟以诺力不执行特定的“国际会计准则”否定其市场经济地位,完全是任意的,违反了WTO透明度和公正性原则。第四,欧委会可以凭空否定中国会计制度,也可以任意否定中国的法律制度,这是不能被接受的。

  与此同时,一个被称为“四体联动”的机制悄然启动。

  “商务部对这个案子给予了高度重视。据我们所知,在多次与欧盟的双边磋商中,商务部都就诺力的问题提出了严正交涉。这给欧委会施加了非常大的压力。”

  “财政部则为我们专门出具了重要而权威的解释,有力地支持了企业的抗辩观点。”

  “我们欧洲的律师在抗辩过程中通过各种渠道向欧委会的高层反映了情况。”

  “地方政府为坚定企业的信心做了大量工作,并为公司解决了许多实际困难。”

  “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在协调企业与政府的关系上发挥了重要作用。他们丰富的实战经验保证了我们在整个应诉过程中一直能够把握正确的策略和方向。”

  当各方面的力都用到一点上的时候,突破就只是时间问题了。

  欧委会显然也在做最后的努力,直到2005年春节以后还不断向诺力要材料。“大年初一上午,对方传来消息,要求提供有关材料。当时大家都在家过年呢,而且分散在各地,最远的在安徽,只有我一个人在厂里。”丁毅回忆说,“这个时候真的很难开口。我在电话里说,希望大家能来,路上注意安全。当天下午5点,所有人员全部到位。”直到今天,丁毅依然为之动容。

  生性豪爽的高向军丝毫不掩饰自己对诺力的敬佩和偏爱。“这样的企业就应该赢。”他说。

  赢的消息在6月份通过小道传来。各种消息来源都一致指出诺力获得了市场经济地位,至于倾销税率却各有说法。
 7月22日,欧盟作出终裁,决定给予诺力市场经济地位,并将终裁倾销税率由初裁的35.9%降为7.6%。诺力成为全国同行业惟一被欧盟给予市场经济地位的企业。

  反倾销改变了什么?

  “反倾销不全是坏事。”这是诺力人一致得出的结论。在丁毅看来,反倾销就是“撑杆跳高的那根杆子”。

  “如果没有杆子,你能跳多高?有了杆子,一切就不一样了。”丁毅说,“在反倾销期间,我们用十几个月走完了3年的路,拿出上千万元资金,开发了近10种新产品。这样的新品开发力度,在公司历史上前所未有。”

  反倾销使诺力开始对管理苛求。15个月“炼狱般的日子”使公司的管理问题充分暴露,也使员工从根本上认识到高效管理的重要性。“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我们的管理水平将迈上一个新台阶。”

  反倾销使诺力开始思考“市场多元化”的问题。“不能就在欧盟这一棵树上吊死。”他们开始加强对美国、东南亚等市场的运作。

  反倾销也使诺力提前升级其产品战略。“手动搬运设备,全球也就几十亿的市场;电动仓储机械,一家企业就能做上百亿。”丁毅告诉自己的员工:“手动液压搬运车第一把交椅的位置对诺力不再重要,我们的目标是在两三年内成为国内电动仓储车辆的领先者。”

  现在,诺力又提出了“二次创业”的口号,计划将企业改造成集团股份公司,2007年实现销售收入突破10亿元的目标,并争取上市。反倾销的胜诉使诺力获得了最舒服的海外环境,这使得她在未来的竞争中又添了几分胜算。

  然而即使退一步说,就算诺力败诉了,她还是真正的赢家。反倾销这一逼,逼出了她的无限活力,一家伟大的公司说不定就此诞生。

  这就是输赢的辩证法。

  欧盟终裁结果

  企业名称 终裁反倾销税率(%) 初裁反倾销税率(%)

  宁波Liftstar物料搬运设备厂 32.2 37.6

  宁波如意股份有限公司 28.5 29.7

  宁波钛龙机械有限公司 39.9 40.3

  浙江诺力机械股份有限公司 7.6 35.9

  其他中国公司 46.7 49.6

绝缘子扭转弯曲综合性能试验机

大门式电子试验机

材料试验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