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灯罩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流浪地球背后管钱又管内容的男人【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17:12:15 阅读: 来源:灯罩厂家

当年亮相快男舞台的“肥版MJ”。

龚格尔穿上影片中的道具装甲(非剧照)。

中国江苏网讯 2月12日《流浪地球》主创来南京,制片人龚格尔也悄然随行,紫牛新闻对他进行了独家专访。

“我还是编剧之一,既管钱又管内容,这样哪里内容重要,才在哪里投钱。因为穷,钱得花在刀刃上。“在刘慈欣被关注的同时,龚格尔也被“起底”,他是2007年“快男”中的“肥版MJ”,为《魔兽世界》游戏的终极BOSS配过音,还演过电影和网剧。他自认“好奇心重,有冲刺爆发力,但不安分”,前后做过七八种工作,不是“家里有矿”的任性,而是相信技多不压身。

紫牛新闻记者 孔小平 视频/戎毅晔 图片/受访者提供

●出个题:

猜猜龚格尔在《流浪地球》演了谁?

(答案本版找)

解读《流浪地球》

从中国情感出发寻找中国语境

2015年底,龚格尔加入《流浪地球》项目。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公共事业管理系的龚格尔,1999年入校就相当于一脚踏进了影视圈,不过担任电影项目的编剧和制片人,对1981年生的他来说还是第一次。

“《流浪地球》从情感内核到外在表现都充满了‘中国语境’,”龚格尔说,这是一开始就确定的基调。比如发动机的点火核心装置,是他们从古代遗迹中的玉器上获取的灵感。“中国古代的一些美学设计本身就蕴含了中国人对这片土地的思考,这种美学的生成是经过历史沉淀的。我们把它现代化后,这些造型依然会让中国人产生舒适感和亲切感。”

虽然科幻类型片是舶来品,但《流浪地球》的情感内核是中国独有的,“我们呈现给观众的画面,哪怕是一晃而过的一个事物的轮廓,都要有一种不自觉的中国传统文化的美感。”龚格尔提示记者,影片中行星发动机穿越云层时,云层翻滚的状态都与好莱坞不一样,“这些都与中国气质相接近,因为中国人对于所有美学的要求都深深刻在了直觉里,它不需要去解释,也很难去跟大家一一分析,但中国人一眼看去就觉得‘对了’,这就是舒适,我们费了很大的功夫,才没让观众觉得突兀。”

幕后故事

当制片人又当编剧,才知钱该花到哪里

“让我当《流浪地球》的制片人,其实郭帆大概更早时就有了这个想法。”龚格尔告诉紫牛新闻,2015年夏天,他陪郭帆去了趟新西兰的维塔工作室,郭帆当时就说“我下一部片子,你来做制片人吧”,其实龚格尔觉得自己虽然做过广告的监制,但跟电影相比,是完全不同的流程,相当于一个是纪实文学,一个是论文,都是写字的,但差别太大了,“郭帆做了这个选择,我感到很幸运也很幸福,但同时怀揣着忐忑,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加入《流浪地球》后龚格尔很快发现,原来编剧和制片人在《流浪地球》这个项目上是有共生性的,两个角色没办法独自存在,必须是一个人。“因为《流浪地球》是中国科幻项目,太特殊,所以怎么花钱,花在哪里,是要跟电影的故事和结构完全挂钩的。只有自己写剧本了,才知道哪个地方重要,哪里会打动观众,哪里该花钱,同时也就知道,哪些地方不用写了,也就不要花钱了,所以说,我们这部电影是艺术和投资的一个共生创作。”龚格尔笑说,可能郭帆选中他时,就已想到了花钱的和管内容的得是同一个人,这样才能打造出一个产品。

曾想放弃,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信任”

面对今天的火爆票房,龚格尔说,2016年刚起步时,大家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成为爆款的,“因为这几年,我们遇到的困难实在是太多太多太多了,不是不可说,而是说不完。”

在紫牛新闻记者的采访中,龚格尔特别有感触的一个词是“信任”,“项目起步,在没有办法向投资者说明这个项目可以挣钱的时候;没有办法向创作者描绘你做的事情是有意义的时候,我们就特别需要信任。”

龚格尔还不无感叹地告诉紫牛新闻记者,《流浪地球》这个项目也遇到过差点被放弃的瓶颈时期。记得那是2016年5月的一个晚上,项目遇到的困难让两个大男人感到空前的压力,他俩闷声不响地坐在楼底下抽烟,坐了很久。“后来他说,这事,我们还得弄啊。不能放弃,还是得干。”于是郭帆拿出了一百多万,龚格尔拿了几十万,继续给这个项目添砖加瓦,“真的可以说是把家里的家具劈了,当木柴烧了。就这样我们一步步坚持了下来,终于熬到有了阶段性成果,然后开始有人相信我们,有资本相信我们,我们才最终继续往前走,真的,这个过程真的是太难了。”

纷繁人生

他曾是快男舞台上的“肥版MJ”

2007年的“快乐男声”舞台上,有一个肥版MJ(迈克尔杰克逊),一身白西装加帽子,那就是龚格尔。他在北京报名点的“25进5”时被淘汰,不服气的他后来又去西安报名,经过突围赛,最终成为全国18强。

龚格尔没有死磕音乐这条路,尽管他是蒙古族人,天生喜欢唱歌跳舞,也有一定的家庭熏陶——母亲跳芭蕾、父亲以前是文工团的——但是他特别清醒,觉得以自己的状况要走好一条音乐道路,有很多需要提升的空间。“我19岁才在大学里自学音乐,慢慢就发现,把音乐当工作的话,需要有基础有童子功,你越往上走就越发现你得有根基,不然你突破不了瓶颈,所以我只能偶尔混口饭吃,做不到杰出。”

回忆快男的经历,龚格尔说,止步18强,压根不是音乐上的失败,“那年夏天,对我来说是一次青春的告别仪式,跟一帮特别年轻的小伙子一起上台唱歌,他们都比我小,除了吉杰,这算是我最后一次夏令营吧。”

给《魔兽世界》终极BOSS配音

《魔兽世界》终极BOSS那浑厚无比的怒吼,想必很多游戏迷都听过,那就是龚格尔配的音。“我是一个游戏宅男,太喜欢打游戏了。那会我听说业界正在为某款游戏招配音,我对游戏太熟,立马就猜到是《魔兽世界》,所以我就玩了命地要去做这件事。”

其实龚格尔之前并没有做过任何职业配音,兴冲冲坐着绿皮火车去了上海,没想到试音的效果特别好,“虽然不是科班毕业,但他们都说我的声音辨识度很高。”

那次配音,龚格尔认识了很多朋友,后来还陆续做了很多配音工作。

其实龚格尔还是个演员,在电影《同桌的你》中龚格尔还客串出演配角龚兵,搭档林更新、周冬雨。网剧也拍了不少,比如《沙僧日记》等。在《流浪地球》项目初期时,他也一直没丢配音和演员的工作。因为经费不够,不得不出去接活,一天两天的,挣点钱,来养《流浪地球》。龚格尔笑说,那会去拍一些网剧时挺尴尬的,“因为跟我主职的《流浪地球》制作现场不太一样啊,不过拍的时候我还挺享受的。”

工作换了七八种:好奇心使然

“家里是肯定没矿,所以才这么辛苦地在学习技能,所谓技多不压身嘛。”龚格尔表示,配音啊演戏啊制片人啊编剧啊,都只是他的爱好,他真正感兴趣的是艺术本身,“它就像一个雕塑,摆在一个屋子里,这个屋子有很多窗户和门,从不同的窗户和门看这个雕塑,会有不同的感受。”

一路走来,这么励志,现在算不算“逆风翻盘”?听到这个问题,龚格尔愣了一下连说:“不算不算不算。我觉得我一直一帆风顺,挺平的。”他解释说,自己很少在一个岗位待很长时间,喜欢不断跳跃,一直在换工种,快七八种了,这就像他喜欢从不同的角度去体验一个艺术作品的魅力一样,只是不安分的好奇心使然。

不过他也表示,希望《流浪地球》之后能有稳定收入,“它成功了,就意味着我们将能得到更多的信任,当然了,也意味着我们要承担别人给予的信任和需求,就得干最给人信任感的工作——目前来说,就还是电影方面的制片、编剧这一块。”

●答案

龚格尔在《流浪地球》里面客串一个警察。用他自己的话说:“全片第一个有台词而被砸死的演员,那就是我。”

在片中他也有配音,“联合政府宣告紧急预案开始”那段话就是他配的。

喜力彩票app

西游转转乐内购破解版

星天乐园免费下载

游梦三国BT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