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灯罩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颜丙燕:我要是有姚晨那样的号召力该多好(图)

发布时间:2022-06-22 12:08:38 阅读: 来源:灯罩厂家
颜丙燕:我要是有姚晨那样的号召力该多好(图)

颜丙燕《重来》剧照2007年拿金鸡奖时与父亲喜悦CFP供图颜丙燕与李乃文总是黏在一起

羊城晚报记者王正昱 对于最近上映的文艺片《重来》,担任女主角的颜丙燕有些无奈。尽管她已经自掏腰包配合影片卖力宣传,但这部电影还是逃不了低票房的惨淡命运。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专访时,颜丙燕甚至感叹道:“如果这部电影换一个大明星来主演,票房就不至于这样了吧。”

虽然顶着“金鸡影后”的光环,但颜丙燕却不像其他很多女星那样积极融入娱乐圈这个名利场,她还有些不合时宜地抗拒着艺人身份所附加的商业价值。她说:“我只是一个单纯的生产者,脸皮薄,也没有明星的潜质,但我却乐在其中。”

“如果是一个大明星来演,

票房就不至于这样了”

导演王超在两年前就拍好了《重来》,一部讲述中年人感情危机的文艺片。两年后,因为没有片商敢冒险发行这部“小众电影”,王超只好自掏腰包买断了该片。该片上映一周,各院线的排片却是寥寥无几。本可以拿了片酬就心安理得的颜丙燕却比导演还着急,她有些愧疚地告诉记者:“如果这部电影是一个大明星来演,可能票房就不至于这样了。”

羊城晚报:电影《重来》的票房你有关注吗?

颜丙燕:几天前,王超导演给我说了,《重来》的票房不是很理想,一些影院的排片时间很糟糕,比如早上9点一场,中午12点一场,晚上的黄金档根本就排不上。可谁会在早上去看电影啊?挺无奈的。现在国内的电影市场,好像每部电影都是在撞大运,并不像国外那样有一个完整的流水生产线去运作,比如艺术片的运作,是和商业大片的运作方式不一样的,但我们没有这个明确的划分。站在投资人的角度,这个风险很大;导演也会有风险,因为如果他的电影票房不好,就不会有人给他投钱拍电影;最安全的是演员吧,拿到片酬就算完事了。

羊城晚报:你是一个拿了片酬就完事的演员吗?

颜丙燕:不是。那天王超导演告诉我票房不好的时候,说实话,我心里很难受,是那种特别亏欠的感觉。我在想,如果这部电影的主演是章子怡、是李冰冰,那现在的情况应该不是这样,媒体也会大肆宣传,因为她们本身就极具商业价值。

羊城晚报:这样的感觉是第一次有吗?

颜丙燕:其实从今年儿童节我演的电影《守护童年》开始,我就有这种感觉了。那部电影关注了一群特殊的孩子,我对自己演的角色也充满感情,但电影上映后,排片的院线少得可怜。我当时就想,如果这部电影不是我演的就好了,如果是某个大明星来演,那群特殊的孩子也会更多地被大家所关注。我第一次因为名气这个事情不淡定,所以把这件事情写在了微博上,结果被姚晨转发了,好多人都来关注。我要有她那样的号召力该多好啊!

羊城晚报:所以这次宣传《重来》你格外卖力,听说还自己贴钱?

颜丙燕:是啊,化妆、差旅的费用,都是我自己出的。王超导演为了这个片子能在国内上映已经奔波了两年,《重来》两年前就在法国放映了,效果特别好,但国内一直没有公司肯发行,所以王超导演就干脆自己掏腰包,把这部电影买断,自己发行。你说他还能有多少钱来做宣传?我就尽自己的一点努力去帮助他吧。

“为了知名度拿绯闻来炒作,打死我也做不出来”

当圈内很多女星都尽情享受着名利场的氛围时,拿过“金鸡影后”的颜丙燕却在想尽办法把这些附加的价值从自己身上摘个一干二净。她说自己不是在抗拒商业价值,而是企图在文艺和商业之间找到一个可以栖息的落脚点,但结果却备感无奈。

羊城晚报:《重来》一开始找的演员有李冰冰(微博)和张静初,后来因为更换投资方导致缺钱才找到你,没觉得自己廉价?

颜丙燕:我没有廉价的感觉。这么多年,演了这么多戏,身在名利圈里,自然会有无数的捷径和诱惑。我一直提醒自己,该如何去选择、如何去取舍,我选择高高兴兴地工作,其他的东西我看不见。如果别人有什么是我错过的,那是别人应得的,我没有去选择,那就不是我的。如果我是投资方,我也会去考虑有名的演员,为了票房就没必要去找颜丙燕,她没有市场。而那些有名气的演员,自身就带着宣传力。后来影片更换了投资方,他们没那么多钱请大明星,导演就想到了我。其实不在于高低贵贱之分。如果是之前那个投资规模,那这部电影是不属于我的,李冰冰、张静初(微博)她们加盟,这部电影就是走另外一个路子。

羊城晚报:你不觉得自己也是个明星吗?你也有商业价值。

颜丙燕:我是一个知足的演员,一个单纯的生产者。

羊城晚报:你是在抗拒自己的商业属性?

颜丙燕:讲实话,我没有抗拒,但我也不接受。这段时间我也在想,你说商业和文艺都要兼得真的挺不容易的,而现在还要求艺人又要文艺、又要商业,还要有明星范儿,有太多额外的东西了。这不是我当初入行时想要的,我就是想单纯地演戏,享受这个过程带给我的乐趣。我是不是太单纯了?还是说我现在年龄大了,开始去思考这样一些问题。有点无奈,以前这些事情对我不会造成任何影响,但现在会影响到我的心情,我会对找我拍片的人有愧疚感,怕不能给他们带来高票房,而现在电影市场就是这样一种状况。

羊城晚报:这话不像一个“金鸡影后”说的,为什么不包装一下自己?

颜丙燕:刚拿奖的时候,我有一个做策划的朋友就跟我说:“你现在是影后了,要抓住这个机会去炒作自己,这样大家才能记住你。”他跟我说了一系列炒作方法,比如说有没有什么情史,去炒一个绯闻,和谁搞一个偷拍,总之一定要引起争议。因为他认为平时没什么人认识我,就算我拿影后的电影《爱情的牙齿》,也是一部小众作品,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策划这一系列的炒作,时间短、效果好。我听完他的策划,当时就乐了。打死我也做不出来,一来我脸皮薄,二来那时我真没绯闻可炒。我的想法就很简单,如果我演到80岁,只有十个观众能记住我的名字,我也希望他们是因为我演的角色记住了我,而不是我的绯闻。

羊城晚报:其实你接一部商业大片就能改变状况,为什么不试一下?

颜丙燕:我其实也没有说只拍文艺片,对自己的选择也没有局限。可能是我太一根筋了,没有明星感,也没有商业感,大导演的商业大片就不会落到我身上。即使有,可能也就是个小角色,那我又觉得不过瘾,我喜欢为了角色去把自己掏空。而文艺片,会让演员特别过瘾。哪怕没有钱,我也愿意去演。我经常会因为一部自己喜欢的电影而放弃电视剧,所以给别人的感觉就是只拍文艺片。

“有1万个人撮合我和李乃文,但我们俩太相似了”

不管是在热播的电视剧里,还是小众的文艺片里,但凡颜丙燕出现的地方,身边总会伴随着另一个人———李乃文,那个经常扮演他丈夫的人。因此有很多观众都希望这两个大龄单身青年能真的在一起,就连颜丙燕自己都私下和李乃文探讨过要不要在一起,但答案却是否定的。原因很简单,颜丙燕说:“我们俩太像了,完全没有化学反应,李乃文就是男版的颜丙燕。”

羊城晚报:你在《重来》里演的“出轨女人”何丝竹也能让你掏空自己?

颜丙燕:我特别喜欢这个角色,她的勇敢打动了我。她是一个出轨的女人,是一个我们不能用正常眼光去评判的女人,甚至是不好的形象。而这个电影,恰恰是把这个东西扒开了、揉碎了摆在我们面前,带领着观众把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问:“爱是什么?”

羊城晚报:讲的是中年人面对的情感危机?

颜丙燕:对,在我这个年龄30多岁快40岁的人群里,不管男人和女人,大多数都经历过第三者,有的人是“被第三者”,有的人是自己出轨。如果你的老婆被第三者抢走了,这是很丢人的事情,第三者的角色也是可耻的。我在看这个剧本的时候,就让这种感觉渗透在自己心里,你会去换位思考———我去做第三者,或者“被第三者”的时候,我是怎么想的。

羊城晚报:电影里并没有给出何丝竹出轨的原因。

颜丙燕:我们没有给丝竹任何理由,没有说她因为什么而愿意出轨。因为这一切的发生不需要任何理由,可能就是在对的时间,合适的温度和湿度,突然就遇到了那么一个勾魂的人。就像歌里唱的,“只是在人群中看了你一眼”,就这么简单,就出轨了,特别人性化的写照。

羊城晚报:感觉你好像有过第三者的经历?

上一页12下一页

平安证券网上开户流程
商务活动h5模版
商务大气h5模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