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灯罩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东星航空消失兰世立航空梦碎(新闻)

发布时间:2021-11-18 00:17:54 阅读: 来源:灯罩厂家

东星航空消失 兰世立航空梦碎

东星航空消失 兰世立航空梦碎 更新时间:2010-2-7 0:28:29   如果没有回天之术,东星航空有限公司将在本月底正式消失了。  曾经的高调登场、超常规模式的运营、低调寻求被并购却又“华丽”与地方政府对抗以及最后与国航的种种纠结……这一切的一切,都将成为记忆。  最后一笔资产拍卖  作为中国首家破产的航空公司,经过半年多的资产清算以及债务处置,其包括东星国际大酒店在内的最后一笔资产将在本月22日进行公开拍卖,在拍卖完成后,东星航空的法人实体将被注销,从法律意义上将不再存在。  去年8月26日,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告东星航空正式破产清算,同时公布的还有东星航空的高达10亿元的负债总额,按照东星航空破产管理人公布的数据,公司在宣告破产时净资产为-67619.22万元。  事实上,这也只是为东星航空以及其母公司东星集团有限公司多年来所应对的诸多诉讼画上了一个句号而已。  因为东星集团与包括东星航空在内的诸多下属公司之间纷繁复杂的财务关系,加上业务高速扩张之后为弥补资金缺口而进行的一系列不合规甚至是违法的资本运作,一边喊着“钱来得太容易”,一边却在疲于应对大小经济纠纷的东星航空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兰世立最终将自己一手打造并承载着诸多梦想的东星航空搭了进去。  去年3月10日,东星航空运营的9架空中客车飞机的产权所有者通用电气商业航空服务有限公司携其下5家为东星航空提供飞机租赁业务的企业一起向武汉市中院提交申请,要求对东星航空进行破产清算。  此次诉讼正是因为东星航空因自身资金困难导致无法按时支付飞机租金,在长时间讨要未果之后,GECAS选择了向曾经“亲密无间的合作伙伴”最薄弱的地方“插下了匕首”。  GECAS的诉讼像是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随后的几个月里,自称为东星航空的债权人一度达到500多家,最终经东星航空破产管理人审定的债券也达到了209笔。  然而东星航空除了退还给GECAS的客机之外,其余资产价值远远低于其所欠债务,只能按照《破产法》规定,债权人将按照统一比例分配拍卖所得。  去年11月30日,包括原材料、机供品、航材消耗件、机器设备、车辆等物品在内的东星航空剩余资产由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以2120万的底价拍下。  兰世立败退之路  对于最终给东星航空“善后”的国航,与这家国内民营航空“明星企业”的迅速陨落有着脱不开的干系。  发生在去年3月份的那场并购风波被认为是导致兰世立迅速与地方政府交恶,并使自己身陷囹圄,失去对公司控制权,从而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迅速被宣布破产的直接原因。  根据本报记者在对武汉市政府、国航以及东星航空等诸多知情人士的采访中了解到,受东星集团旗下地产业务拖累,东星航空自2008年开始面临严重的资金困局,并不同程度地拖欠航油以及机场费用。尽管地方政府先后给予了一定的帮助,但仍无法“填补日益扩大的窟窿”。  于是兰世立在2008年下半年专程赴京求助于国航董事长孔栋,表露出希望被国航收购的意愿,而在华中地区并无太多根基的国航也寄希望于通过收购东星航空在此区域获取一定的市场份额,于是双方一拍即合。  随即,国航于2008年底派出审计人员前往武汉审查东星航空账务,并把5000万元用于支付拖欠的工资。  然而,兰世立寄希望于通过卖掉东星航空大部分股权获得巨额资金用于盘活集团其他项目的构想并没有顺利实现。  通过对东星航空的资产审计,国航所提出的收购金额与兰世立希望获得的相差巨大,因而兰世立在湖北省政府与国航已经签订一揽子合作协议之后,在即将就出售东星航空与国航签约的当口突然反悔,并在2009年3月13日晚发出“抗拒国航收购”的声明。  2009年3月14日,应武汉市人民政府请求,民航中南地区管理局决定,自15日零时起,暂停东星航空公司航线航班经营许可。  兰世立在发出声明之后离开武汉,15日在珠海机场试图出境时被警方控制,随后被带回武汉小范围监视居住,从此以后失去了对东星航空的控制权。  救赎东星屡次失败  未达到目的的兰世立尽管失去了自由,但没有其签字授权,国航并购交易始终无法达成。但同时GECAS方面提起的诉讼又坚持要求对东星航空实施破产清算,一时间东星航空风雨飘摇、命悬一线。  就在事件处在僵持难脱之际,第一个“白武士”登场。  2009年4月8日,东星航空的最大债权人中航油有限公司联合部分其他债权人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重整申请,表示愿意提供包括资金在内的一切支持来帮助东星航空破产重整,再次整翼上天,但于6月12日遭到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的驳回。随后,中航油向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并于8月7日将东星航空的重整方案提交给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等待湖北省高院的最后判决。  这期间,一家名不见经传的上海民企宇界实业也加入到了拯救队伍中来,提出将注资东星航空。而湖北籍的风险投资家汪潮涌非常有诚意地高调介入到此事件之中,更是让包括东星航空员工在内一直为拯救公司命运而奔走的多方人士看到了起死回生的希望。  2009年8月25日,湖北省高院决定撤销此前武汉中院对信中利重整东星申请“不予受理”的裁定,要求武汉中院重新受理此案。但湖北省高院裁定八家申请方中仅有汪潮涌的信中利一家的重整东星航空方案被裁定重新受理,汪潮涌似乎也将成为扭转东星航空命运的关键人物。  也许就在那时,一切早已注定。  8月26日,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了破产重整的申请,东星航空的命运就此定格。

厦门治月经疾病多少钱

看阳痿早泄医院哪家比较好

庆阳检查不孕不育哪个医院好

西安治疗泌尿外科病哪个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