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灯罩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的姐姐,来自地狱

发布时间:2019-04-17 01:42:48 阅读: 来源:灯罩厂家

雨冲刷着大地,风儿轻轻拂过我的发丝,我淋着大雨,我在忏悔,可是无论如何,我都无法挽回自己所做的事情。

在一年前,我的父母都去世了。之后我的家里来了一位客人,不,是我的姐姐,她说她是我的亲姐姐,经过亲子鉴定,没错,的确是我的亲姐姐,即使这样,我也不得不有点防范。

时光不停地流逝着,转眼间,我和姐姐都上了同一所大学,姐姐在大二,我是大一,她对我很是照顾,虽然我们没在同一间寝室。

有一天,校园里传来一个恐怖消息,在校园的亭楼,每当午夜的时候,那里便会出现一个穿白色衣服的女人。

只要看到她的人,只要和她说上一句话,只要被她盯上,都会付出生命的代价,没错,这种命运降临到了我的头上。

因为明天要随堂考试,我便留在图书馆学习,查阅,直到晚上十一点多钟,看了看表,我觉得时间有些太晚了,便匆匆收拾,往寝室的方向走去。

我走在会寝室的路上,我听到一阵阵哭泣声,哀怨,透露着丝丝悲伤的气息,我顺着方向走去,拨开草丛,看见一个女孩捂着脸哭泣着。

我是不信鬼的,我大胆的走了过去,抚摸她的背,我顿时吓出一股冷汗:好冰,怎么会这样?我坐在她的身边,说:“你没事吧?”

她抬起头的那一刻,顿时把我给吓懵了,她不停的哭泣,简直是以泪洗面,那些血色的呀眼泪,将她的脸都融化了,顿时,我吓得腿都软了,直直往后退。

她突然哭的更厉害了,凄惨的气息包围着,可是,我知道她那不是哭,而是哭着笑,而且那种哭笑,真让我浑身害怕。

她向我飘来,声音很刺耳:“我的男朋友不要我了,跟着一个有钱的女子跑了,我好寂寞,我好孤独,你来陪陪我吧。”

随后,她伸出她那渐渐的指甲,正准备刺向我的胸口,突然一只手抓住了她,一下子扔向远方。

那个人穿着黑色的衣服,看不到她的脸,只看到那双眼睛,怎么很熟悉,她伸手将我拉起来,一阵强烈的风将我吹回了寝室,随后,我便晕了过去。

第二天,学校便传出一个惊天动地的消息:大二校花梦溪突然重伤,具体情况,警方还在查明。

梦溪?姐姐?是的,我的姐姐叫梦溪,而我叫梦灵。梦溪被送进医院,我无力的走回了教室,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

是一个帅气的男生,他长着明亮的眼睛,有着高挺的鼻梁。我顿时心跳加速,他微笑着,笑着说:“没关系的,同学,我叫陈木,你呢?”

我红着脸,握住他的手:“我叫梦灵。”随后,他便迅速的收回了手,笑着离开了,我看了看我的手,为什么他的手也那么冰冷,脸色还有有一丝苍白。

但是,事实证明,我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叫陈木的男生。

这天过后,姐姐梦溪离奇的回到学校,身上没有伤疤,怎么会这样呢?好奇怪啊,她不是受了重伤,这是怎么回事?

我觉得这或许是医院的药材好吧,再说这时候世纪,科技比以往发达的多。

我找到陈木,将我写好的情书递给了他,他看了看,顿时顿了顿,说:“这是……?”

我红着脸,低着头,说道:“陈木….我…..我喜欢你。”陈木手中的水掉在地上,顿时傻了。

随后,他对我说:“对不起,请你收回,我不能喜欢你,而且,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我有些失落,拿着情书,不好意思的收回去了,过了两天,经过其他同学的指明,我来到陈木经常来的小树林。

我看见眼前的一幕把我惊讶极了:梦溪拿着纸巾为陈木擦汗,他们的样子很是亲密。

我恨不得上去撕掉这一幕,我愤愤的走上去,说道:“陈木,你为什么要对我姐姐这样?我没有她好吗?”

陈木放下梦溪擦汗的手,说道:“梦灵,我知道你喜欢我,即使我喜欢你,我也不能和你在一起?”

我顿时脑子里没了思绪,只是满头的憎恨,对着梦溪大吼:“梦溪,我哪里没有你好?除了你是我的姐姐,你还算什么?”

梦溪顿时急了,对我说:“妹妹,不要这样,亲子鉴定已经证明了,还有,即使陈木喜欢你,他真的也不能和你在一起!”

“你骗人!”我顿时被仇恨冲昏了头:“不要再叫我妹妹了!你就想把陈木占为己有,我们以后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什么亲子鉴定,被你做没做过手脚都不知道,你给我滚!”

随后,我气愤的走出了树林,一阵阵风吹过,吹散了梦溪的发丝。

一周后,陈木突然找到我,要求做他的女朋友,我简直很高兴,一下子就答应了。还有一件好事情,梦灵在我做陈木的女朋友的第二天突然消失了,真是如我所愿。

时间还是那般快,陈木和我要结婚了。

在婚礼上,主婚人说道:“陈先生,你愿意娶这位小姐为妻子吗?”陈木迟迟没有开口,突然,他抬起头,抓着我的手,跑到一个小树林。

我有点生气:“陈木,你干什么?我们的婚礼都快举行完了!”我不满的嘟嘟嘴,真是的,又要干什么?

陈木觉得有点好笑,看着我,说:“结婚?梦灵,你真的以为我爱你吗?”

我听了之后,生气的说:“你不爱我?”

陈木看了看,指着这片树林说:“这就是我和梦溪分手的地方,我觉得再这样欺骗你,完全是自欺欺人,如今,我也不想隐瞒你了。”

“这里,就是当初你和梦溪还有我吵架的地方,这里还是没有变,可是,这里已经物是人非了。梦灵,你知道我什么和你在一起吗?”

(回忆)

“陈木,我们分手吧。”梦溪的语气里干净利落,不带任何感情。

“梦溪,你就因为梦灵就和我分手。”陈木有点不敢相信。

梦溪把头别过去,不敢看陈木的眼睛:“陈木,去做我妹妹的男朋友吧。”陈木突然觉得有点好笑:“人和鬼是不能在一起的。”

梦溪看了看,说:“惩罚我来担当,你只管和梦灵在一起,好好照顾她。”陈木突然有些怕了,觉得这不是在开玩笑:“你说什么胡话,梦溪?”

梦溪的眼里崩落几颗眼泪,那样的晶莹,那样的纯真:“陈木,我只有她一个妹妹,父母都死了,而我也在她一岁的时候走了,我只希望她幸福,你去帮帮她吧。”

陈木有点怒了:“你真的很愚蠢,她那么恨你,你还那么帮她。”梦溪的眼泪更多了:“我求你了,陈木,你帮帮我,我知道你爱我,妹妹幸福,我才会幸福,你不希望我幸福吗?”

陈木不忍心的说出了一个字:“好。”随后,梦溪走去地狱,独自一人受苦,受到白蚁的侵蚀。

(回忆完)

陈木看着听傻了的我:“她为了你,独自一人受苦。还有,她不知为你做了一件事,那次和亭里的鬼对战,不小心受了重伤,不然你以为还有谁会来救你?她好的那么快,都是因为我替她在疗伤,她不放心你,她为你做的事情太多太多,你却毫不知情。”

我才发现越来都是我误会了姐姐,我抓着陈木的手臂,说道:“你带我去见姐姐,求求你。”

突然,陈木的身体变得越来越透明了:“梦灵,你这辈子都辜负了你的姐姐,你这种人不配见她,我和梦溪要去转世投胎,你,就永远孤独的徘徊在人间,让你永世不得翻身!”

陈木消失了。后来,我也因为太过内疚,伤心过度,不幸病死,而转世名单却没有我的名字,看来,陈木说的没错,我该受罚了,没关系,这是我的罪过。

这天下着大雨,雨冲刷着我的身体,迎面迎来两个身影:姐姐和陈木。他和她互相的笑着,在同一把雨伞下,穿过了我的身体。

我辜负了姐姐太多太多。我不会忘记,我有一个姐姐,来自地狱………

---- 作者寄语:希望各位读者支持,如果有同名的,希望不要介意

仪征地区云印刷

红包印刷纸张

镇江地区纸箱印刷厂

胶版印刷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