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灯罩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的姐姐是阴兵

发布时间:2019-04-17 00:29:42 阅读: 来源:灯罩厂家

1930年我出生在甘肃宕昌哈达铺镇,这里是当年红军长征经过的重要集镇。

1935年9月,由毛泽东率领的中国工农红军一方面军路过哈达铺,在此驻扎了7天。

所以在我们当地流传着很多关于红军的故事。

今天我要说的这个事情就是发生在我身边真实的事情。

我有个姐姐。因为姐姐年长我很多,所以我几乎是姐姐一手带大的。

父母是地主家的长工,没日没夜的要给地主家干活,家里的活只能姐姐干。

她不仅要照顾我,还要割草拾柴干农活。

她的一生太短暂,又把太多自己的人生奉献给了我们这个家和我。

我曾经一度认为我的命是姐姐用她的命换回来的。

我三岁那年,镇子上来了很多兵,他们的帽子上有颗红色的五角星,叫红军。

听姐姐说红军里面有男有女,大多数都是南方人,也有我们那里刚刚入伍的新兵。

他们帮姐姐拾过柴割过草,听姐姐说他们是专门帮助穷人的军队。

姐姐听了他们的事情,很崇拜,也很向往像他们一样。

姐姐也要参加红军,父亲和母亲不同意,他们说枪林弹雨的,女孩子还是在家的好。

而且不巧的是我当时得了天花,姐姐为了照顾我,没能参加上红军。

没过几天,红军就继续北上了。

红军离开镇子的那天,姐姐在镇子口目送队伍离开,直到最后一支一队伍看不见了,她才回家。

红军离开我们镇子的第二天,姐姐说她遇到一件怪事。

那时候没有表,判断时间完全凭感觉,有时候也听鸡叫声。

姐姐说那天晚上的月亮很亮,她一觉睡醒,被照进窗户的月光给弄糊涂了,以为天亮了。

她看我睡得很熟,就赶紧起床收拾背篓去拾柴火。

姐姐来到她经常拾柴的小树林,开始拾柴。

她想着捡些已经干燥的柴火,就往林子深处走了走。

就在她往前走了一阵时,忽然就听到前面有部队训练的口号声。

她立即寻声望去,看到树林里面的空地上站着几排人正在训练,看穿的衣服正是红军。

姐姐心想:“红军不是已经离开了吗?怎么这里还有一支队伍?”

她想走近探个究竟,就立马往跟前走去。

姐姐说看着很近,可她走了很久都没走到那队伍跟前,追了一阵之后,队伍突然就不见了,一个人都没有了,树林里一下子变得静悄悄的,只有她自己的走路声。

她想是不是人家怕她看到,所以隐藏了起来。

她立马回头再看看走过的路,留在地上的脚印却是在原地转圈,草都被她踩平了。

姐姐说她记得自己是一直往前走的。而且露水很重,在草丛里每走一步都发出沙沙的声音,露水不断湿着她的裤子。

姐姐以为她看花了眼,捡好柴就立马回家了。

当她把满满一背篓柴放在鸡圈旁时,才惊醒了正在睡觉的鸡。

好一会之后,家里的那只大公鸡才开始打鸣,父母亲也起床准备去干活。

之后,姐姐给我们说了这事,父亲说红军都走光了,姐姐一心想当红军所以是看错了。

更奇怪的是,就在那天以后我的病慢慢好了,而姐姐却被我传染得了天花,病情发展很快,我吃的药根本没法控制姐姐的病情。

最后我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姐姐痛苦的离开我们。

就这样,姐姐走了,带着她参加红军的梦遗憾地走了。

那年姐姐刚满十八,出落得亭亭玉立,就像一朵盛开的兰花,娇羞美丽,还没来得及让更多的人欣赏,就这样被病魔无情地折磨走了。

那年我五岁,我享受了五年有姐姐宠爱的日子!而姐姐留给我的样子也永远定格在了十八岁那年。

因为姐姐的死,母亲每日以泪洗面,没几天就病倒了。

没了姐姐,我也很伤心,整天嚷着要找姐姐。

母亲病倒,父亲要去干长工,我更像一个没人要的孤儿。天天抱着姐姐做给我的布老虎游荡在每一个姐姐带我去过的地方,常常要等到父亲来找我,我才肯回家。

有一次睡着了,在父亲抱我回来的路上,布老虎也丢了,之后父亲去找,没有找见。

那可是姐姐留在这个家里的唯一东西。

憔悴的母亲更加一病不起,大夫说母亲的病在心里,再哭下去眼睛也会瞎的。

那天,我和母亲坐在炕上,我一阵哭闹之后就躺在母亲怀里睡着了。

母亲说,那天天气很好,她把纸糊的窗户用一节木棍支了起来。

窗户正对着大门,太阳火热,阳光刺得人睁不开眼睛。

母亲告诉我,那天姐姐回来了。

她清楚的看到姐姐伴随着一缕阳光出现在了大门上。

她穿着一身军装,腰里别着枪,左手习惯性地扶了一下大门的门框,走了进来,右手拨了拨挡在脸颊上的头发。

她没有进屋,而是走到了正对着窗户的院子里停了下来,隔着窗户看着屋里的母亲。

姐姐的长发剪掉了,留着整齐的短发,头上戴着有红色五角星的帽子,站在那里英姿飒爽,比以前更加漂亮了。

她对着窗户告诉屋里的母亲,她已经参加红军了,让我们不要再想念她了。

他们的部队就驻扎在离镇子不远的马家地,她正在接受训练,过些日子她就会跟着部队南下,那边正在打仗。

姐姐还告诉母亲,她这次特意过来就是想告诫母亲不要再因为她而哭了。

因为母亲整日里哭哭啼啼,害得她总是泡在雨里,没法正常按时参加训练。希望母亲不要再耽误她训练了,这样,他们就可以按时南下离开了。

说完,她还特意告诉母亲,那个被我丢失的布老虎她也带来了,就放在门口的石头上。

接着,她就转身朝大门走去了,走得很决绝,没有一丝的不舍,就这样消失了。

母亲顿时被眼前的这一切惊呆了,等她反应过来,还来不及放下抱着的我,就立马追了出去,可是什么都没有了。

母亲抱着我来到大门口,果然在大石头上放着我的布老虎,旁边还有姐姐生前扎辫子的红头绳。

母亲听了姐姐的话,从那天以后再也不哭了,身体和眼睛也慢慢恢复了。

我也被迫不许再念叨姐姐。

就这样,姐姐彻底离开了我们的生活。

后来,听母亲说马家地是一片坟地。

那里是一处乱坟岗,埋了很多各种各样的人。

人们平常很少去那里,偶尔路过也让人感觉阴森恐怖。

后来听很多人说起过,晚上的时候他们在那里经常能听到军队训练的声音,因为红军长征的时候,有很多战士都死在了那里。

在之后的一天晚上,同样是以个月圆之夜。

不知道是几点,镇子街道两旁的人们突然被一个惊呼声吵醒,“土匪来了!有好多人!”

那会正是土匪猖獗的时期,土匪时时出没。

人们信以为真,家家户户赶紧关窗锁门,等土匪们的到来。

可等那声音慢慢靠近,人们借着月光才看清楚那些人都是红军。

他们穿着统一的军装,排着队,声势浩大的从街道上走了过来,穿过街道,一直朝南走了。

人很多,队伍浩浩荡荡在整个街道上走了好一会。

走着走着,还没等后面的队伍走完,突然所有的人都不见了,连同声音一起消失了。

第二天,人们纷纷讨论说晚上看到了红军大部队在街都上走过的事。

人们说那些红军都是南方人,他们长征途中牺牲在了他乡,阴魂要回乡去了,就是人们常说的阴兵。

而那个把人们吵醒的人原本是看着天亮了,打算去地里干活,结果半路上看到黑压压的大部队,以为是土匪来了,扭头就往回跑了。还边跑边喊,把街道两旁的人都给吵醒了,人们这才看到了晚上的那一幕。

后来,我再也没梦到过姐姐。

我们一直相信姐姐真的当了兵,而且去了南方。

我不知道仗打完了姐姐有没有回到她的故乡来,就像南方的那些烈士回乡一样,也回来看看她的故乡和亲人,看看我。

每每烧纸,我都会多烧些,希望姐姐有回乡的路费。

她是我唯一的姐姐,我一直把她放在我心里的最深处。真心希望姐姐能在另一个世界过得开心快乐。

鬼姐姐最新超人气灵异恐怖力作,人气指数:★★★★★★★

《葬尸禁忌》

《诡语者》

《诡眼阴阳》

《鬼母亲》

《亡魂工地》

《奇闻诡事录》

《81号鬼铺》

---- 作者寄语:希望大家喜欢我的故事!

南京地区印刷ERP系统

南京柔版印刷机

合格证定制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