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灯罩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灵异录之小女孩

发布时间:2019-04-16 07:32:08 阅读: 来源:灯罩厂家

上一篇:《灵异录之月遇亡魂》

耳边的风呼呼作响,我的身体依然在下落。那一刻,我甚至感觉自己已经挂了,要去阴曹地府和阎王报道了。

叔叔…

不知不觉中,我像做梦一样。突然一个小女孩…小女孩?我猛然睁开眼睛,面前正蹲着一个扎着两只小马尾穿着一件红色棉衣的小女孩。一张小脸蛋有些脏,大大的眼睛却少了几分这个年龄应该有的天真无邪,然而最让我毛骨悚然的就是她那微微上扬的嘴角。是她?是我飞出窗户之前见到的那个小女孩,她不是坠楼了么!

叔叔…

谁在叫我…我看着小女孩的脸,不是她!

叔叔…

那个稚嫩的声音又传进我耳朵,我仍旧盯着小女孩看,真是她?可不敢想象是她在叫我,因为她根本就没有张开过嘴!

叔叔…陪我玩好不好?

声音再次响起,我不得不硬着头皮相信就是眼前这个看起来十分诡异的小女孩在说话。我…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才来到这里的…真的已经挂了么…难道我现在也是亡魂?想着这些我的胆子似乎大了些,那种害怕的感觉也没那么强烈了。我说:

小妹妹,你是谁啊…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为什么会一个人在这儿…你的家人呢?

听到我的话,小女孩不笑了,继而变成了一种悲伤哀怨的神情说:

我是莹莹,我想找我的妈妈…可是妈妈她不喜欢我…

小女孩说着就站了起来,我这才注意到她除了脸上有一块块的黑色,连身上红色的棉衣也有,而且还有貌似烧焦的痕迹。见状,我的心陡然一颤,一个大胆而且可怕的念头蹦了出来。这个小女孩是被火烧死的么?!

莹莹,叔叔带你去找妈妈好不好?

我不去…妈妈不喜欢我了…叔叔,陪我玩可以么?

说着又露出那种让人猜不透让人心慌的微笑。我有些迟疑了,现在连自己身处何地都不知道,还有心情玩么?我环顾了一下周围,眼前不远处就有个路口,还可以看到有车驶过那里。

叔叔…是不是你也不喜欢莹莹?不和我玩…我讨厌妈妈,我讨厌叔叔!你们都是坏人…

就在我发呆捉摸怎么出去的时候,小女孩突然大喊起来。她身上的红色棉衣也忽然冒起一团亮光,从头到脚蔓延开来。那光呈橘红色,就像正在燃烧的火焰。

莹莹…不是这样的,叔叔只是想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然后陪你玩…

哼!我去找阿木,只有它才是我真正的朋友。

小女孩打断我的话,随着那道如同火焰一般的光,我所在的这个胡同顿时被照的明亮。果然这亮光还散发出强大的灼烧感,使我不由往后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小女孩此时竟然张开了嘴,喷出一团犹如盘旋在空中的火焰蛇,速度极快的冲向我。来不及多想我身体往旁边躲闪,就感觉那东西和我擦肩而过的瞬间速度之快还有热度的烘烤,我想但凡沾上一点都可能被严重烧伤。我稍微松了口气,正当我庆幸避过这死难时那火蛇再次折回来扑向我。

妈呀,这是真的要我的小命才肯罢休么?我低下头在地上打了个滚,滚到墙角待那火蛇降到与地面不到半米的时候,我便用力抬起双腿坐出跳高的动作,接着绕道火蛇后面大口的踹粗气。心中暗暗感慨,老了真的是老了连这么小小的运动都会喘成这样。

然而,就在我抬起头想看看火蛇有没有冲过来的时候,又是一道刺眼的光已经到了我面前。蠢蠢欲动的悬浮在半空,似乎就等着小女孩下令取我的命呢。完蛋了,这下就算我还没有死翘翘也马上就要变成亡魂与世隔绝了。

也许人在完全绝望的时候,等待死亡的恐惧可能会比所有时候都强烈,我干脆闭上了眼睛至少看不见会更安心一些。

大概等了半分钟,只感觉那滚烫灼热感好像在一点点减弱。意识告诉我没事了,耳边也传过一阵清晰的笛音。听不出是什么调子,等那声音戛然而止的时候那让人窒息的烧灼感也消失了。我试着睁开眼睛,还在那个胡同里,仍然会有车辆行驶过路口。

小女孩呢?那个诡异的不知从哪儿来又怎么出现的小女孩莹莹…就这样不见了!

我长出了一口气,抹抹额头上的汗。事不宜迟我想无论现在的我是生是死既然来到这个地方就该一探究竟。至少现在可以确定的是,这个名叫莹莹的小女孩可能已经死了。

我扶着身后的墙壁慢慢站起身,这才发现脚边有个很眼熟的东西。是爷爷留给我的檀木盒子。于是抓起盒子紧紧抱在怀里,大步走向路口。

这个地方似乎行人很少,只会看到偶尔驶过的车辆。莹莹突然就消失会去哪儿呢?我该怎么找她…摸了摸怀里的盒子,记得爷爷信上说这里面的铜铃叫引魂铃,可是我该如何使用它呢?随便选了个方向漫无目的走着,大脑一片空白。

哐当…

一声清脆的响声吓了我一跳,低头一看是盒子掉到了地上,上面?a href='http://www.gushihui8.com/qinqinggushi/muaigushi/' target='_blank'>母亲颖徽鹂N彝溲衿鸷凶樱秩床皇芸刂频哪贸隽肆孱跄救坏脑诙呋味赶隆?/p>

铜铃发出的声音有些异常,很空灵幽幽的使我有种恍惚的感觉,身体也好像已经不由我控制似的动了一下。接着是双腿双脚也跟着迈开步子。天呢,我居然可以快速的移动自己的身体!

大概就这么跟飘似的走过一条街道,路边的行人貌似看不到我,完全忽视我的存在有甚者竟然从我的身体穿过去继续行走。这莫名其妙的一连串动作让我觉得很奇妙,这感觉甚至让我忘了恐惧和害怕。

哈哈哈…太好玩了!

不远处一个红色的身影让我停了下来,我很确定是莹莹。只见她坐在一棵树上正对着某个方向开心的笑着。我朝那方向看去,是三个和莹莹差不多年龄的孩子满脸惊恐,其中一个小女孩已经哇哇大哭起来。看样子是被什么吓到了,而且还摔了一跤,白嫩的膝盖上赫然有块刚刚形成的伤口还在缓缓地渗出血。

站在旁边的另一个小女孩恍过神来,正准备去扶她的时候,莹莹收起笑脸转而愤怒的从树上一跃而下直冲到那三个孩子面前,用力拽住那个想要去扶同伴起来的小女孩的腿,啪的一声她也狠狠摔在了地上。再看她们之中唯一的那个小男孩,对眼前这一幕已然是害怕的不得了,嚎啕大哭着撒腿就要跑。

莹莹似乎还没有玩够,她将目标移到了那小男孩身上,应该是想用同样的方法对待他。

莹莹,不要这样做…

我大吼一声去阻止莹莹的恶作剧,尽管我根本不知道她的目的是什么。

听到声音莹莹的动作停住了,机械的转头看向我。那张让我每次见到都会头皮发麻的小脸上满是愤怒。我想我又把她激怒了,可是我就是因为这么个有着种种诡异行为的孩子才来到这里啊。如果我不能找到她出现的原因,那我可能就会永远留在这里…

莹莹,告诉叔叔为什么你要这样捉弄他们?我不知道你有什么苦衷,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

讨厌!我讨厌你们每个人!妈妈弟弟还有你…

本来我已经鼓起勇气想要用自己的一张三寸不烂之舌说服莹莹,起码还不至于败倒在这么个看上去也就七八岁的小孩子身上吧?可是只要她那双充满怨恨和悲伤的眼睛看着我,那一句句抱怨和委屈的话说出来时,我就有种自己连个屁都不如的感觉。

我靠!人呢?又不见了…

见莹莹不知何时又消失了,我有点抓狂的晃起盒子里的铃铛,脚底下像刷了油似的飞一般穿梭了两条马路,最终在一家中心医院的门口停了下来。

我茫然的望向周围,视线突然定格在一栋六层高的白楼的中间位置,一抹格外醒目的红色分明就是莹莹啊。她来这里干什么呢?

带着疑问我也飘向那栋白色的病房楼,不过这次我不想再让莹莹跑掉,就选择确定她所对的病房之后直接从楼梯上到那层找到病房进去。

406病房的门没有关,里面的两张病床上只有一张上面有人,是个大概五岁左右的小男孩。床边坐着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我想应该是他的妈妈吧。

女人双手握住男孩的一只小手,眼里还有一直忍着没流出来的眼泪,焦急的看着她的儿子。而那男孩紧闭双眼,另外一只胳膊正打着吊瓶,整个房间都弥漫着死亡的气息。

妈妈…妈妈…

声音来自窗边,我看过去正是莹莹。她趴在病房的窗户外,隔着玻璃往里面看,还哭着喃喃的叫着妈妈。

我的心狠狠地揪了几下,不知道为什么很疼。此刻的莹莹已经没有了那般阴森诡异,看上去更像是一个想要找妈妈却根本无法触及而惊慌难过的孩子。她用两只小手紧紧地扣着玻璃窗,视线很快就转向床上的那个小男孩。

如果床边坐着的女人就是莹莹的妈妈,小男孩就应该是她嘴里所说的…弟弟?为什么她会如此仇恨自己的弟弟呢?

女人用手摸着男孩的脸颊,忍了很久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呜咽着轻声说着什么…

明明…我的明明,为什么你还不醒呢?快睁开眼看看我,我是妈妈啊…

同时我又看向莹莹,靠!不看不知道一看吓这一大跳。只见刚刚还满脸悲伤难过的表情,瞬间就又变回那种仇恨,似乎还多了气愤。擦干眼泪直接冲进病房,来到了她弟弟面前,竟然不假思索的就要伸手去拔插在男孩胳膊上的吊针…

莹莹不要!他是你的弟弟啊…

这次我的反应明显比刚才快了很多,上前一把抱住莹莹阻止她做伤害家人的行为。她在我怀里拼命挣扎着,开始不停的喊叫:

阿木…快来救我阿木…

听到呼救声,一只看上去有些像鹰又更像是是鸡的胖鸟眨眼间来到我们面前。如此近的距离让我忽然很想笑,这个胖胖的家伙半眯着眼睛的样子倒是挺可爱的。对了,它叫什么来着…阿木?

叮铃叮铃…

瞬间我就不笑不出来了,因为我的引魂铃在拼命的乱动着,发出阵阵闷沉而厚重的声响,然后竟自己飞出了盒子。莹莹本来挣扎不休的身体随着这铜铃的晃动一点点安静下来,那只怪鸟则用它像鹰一般的嘴一口刁住铃铛,扯断上面绑的红绳甩了甩那颗超乎寻常的大脑袋,很快我就被它嘴里的红绳给捆住了。

劳保服定做

工作装求购

秋冬工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