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灯罩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灵异录之绿藤棺材(上)

发布时间:2019-04-16 06:48:53 阅读: 来源:灯罩厂家

上一篇:《灵异录之过阴(下)》

解决了刘女士母亲的事件之后,我因工作需要去了一趟堪称【畿东第一城】的遵化市,找到客户谈妥了合同遗留问题后便决定呆在那儿转悠两天再回去。说真的,作为土生土长的南方人还是头回来到北方城市,对于一切新鲜陌生的人文环境,我的好奇心一定不会不为所动的。

坐上计程车,只和司机说了一句去离长途车站最近的酒店便没再开口,自顾自的玩起了手机。直到无意中翻看到一款聊天软件时,上面公布的一则新闻标题,一行并不算太过醒目的字让我来了兴致。

三水屯西北方向挖出两口绿藤棺材…

我下意识的轻轻嘟囔出声,刚想点开查看详情身体由于惯性迅速向前一倾,脑门儿结结实实的撞到了副驾驶座位的椅背上。

哎呦!司机大叔你这是要干什么啊…

呃…不,不好意思啊兄弟

原来是司机一脚急刹车我才有了上述惨状,就算是躲避路边突然窜出来的小猫小狗也得打声招呼吧。于是我不依不饶的又说:

你是看见过马路的老太太啦?还是有美女朝你抛眉眼啊?就算见了也应该…

你刚才是不是说…说什么绿藤棺材来着?我听说在那屯子的后山山崖下挖出来的,可邪门儿喽!都过了快一百年了甭说棺材板上的油漆都没掉一块儿,就连里头的死人…你猜怎么着?

司机大叔说了半截话就停住了,故作神秘的从车内的后视镜里看向我压低了声音问。

啊…怎么了?难不成是诈尸了然后从棺材里蹦出来啦…哈哈…哈…咳咳,我怎么知道嘛…还是大叔你说吧!

唉…年轻人饭能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司机大叔开始语重心长的教育了我,然后话锋一转又落到刚才绿藤棺材的新闻上。缓缓地说:

我啊也不是亲眼所见,只是听一个住在那儿的亲戚聊起来过。他说本来新农村改造国家政策好啊,就快让偏远地区的农民能过上安生日子了。这不,就在前年屯子里派来人过来量地,准备先从后山那片荒山开始下手,可就在施工队下山挖石平地的时候竟挖出来那奇怪的棺材。说啊,两口棺材并排被数十根挤在一块儿密密麻麻的绿藤条绑的严严实实。就跟用千斤重的粗钢条绑捆似的,结实的用放树的电锯愣是他妈的没锯断半根!

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

见大叔说的挺起劲就示意他停下车索性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饶有兴趣的连忙追问。

后来上头派人手又下了几次屯子,最后还是用大型的切割机才将那根根藤条割断,扒开来一看…吓的所有人都傻了眼!棺材一点儿没有磨损痕迹就跟新的似的,而那里头的死人这么多年深埋地下却一点儿都没有腐烂,一点儿都没有腐烂啊!你想想,就算这尸体再有多难才能烂成骨头,也不可能过了快一个世纪还和新下葬的一样是不?

呃…听完大叔夸张的描述,我抿着嘴也不知道该回答是还是不是,只好从嗓子眼里挤出一声。不过我确实有在认真的听,如果这件事不是耸人听闻以讹传讹的话,那事态就不妙了,很明显埋那棺材的地方就是个好的不能再好的【养尸之地】啊!

哎…兄弟,你要去的地方到了。下了车往前头走几分钟就有很多快捷酒店了,我到那儿不好掉头就给你放这儿了啊,呵呵…

大叔停稳了车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随着计价器报价的空当我掏出一张大红票递到他手里,趁机问道:

大叔啊,那个屯子也是在遵化这边么?哦,我就是随便问问,这故事挺诡异的回头回家了可以讲给…讲给我老婆听吓吓她…

怕这大叔多心我只好轻描淡写的解释,自己是出于新鲜才打听的,其实我哪儿有什么老婆啊纯属胡编乱造。

这个啊…告诉你也无妨,反正你不可能会去的。那屯子叫三水屯,在遵化市中心的西南方向大概二十五公里,屯子就在平安城村西。来找你钱,最后啊祝你…在遵化玩儿的愉快。

望着计程车远去的背影,脑子里一直都是司机大叔最后那句:祝你…在遵化玩儿的愉快…靠!刚刚他说这话的时候是不是在笑啊?想到这儿,我不由的甩了甩头拿上行李箱往前走去。

办理好入住手续一拿到房卡我就直奔我的房间,准备一进房间就赶紧查一查这个三水屯到底是什么地方,因为自从这个新闻标题映入眼帘开始,我就对这些关键词感到一种莫名的不详之感。

果然,百度地图上我把自己所在位置打上去,然后又在终点位置打上平安城县,搜索结果正如司机大叔告知的一样。接着我又打开手机想把那条新闻仔细的再查看一番,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铃声是我既喜欢又无比纠结的死…了…都…要…爱。

喂…哪位?

只见一串陌生号码在屏幕上闪烁着,我怕是和工作相关的电话连忙滑动一下接起来。

雷好啊,请问系苏小飞苏先僧么?

电话那头说话的是个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发音怪怪的,于是我继续询问:

那个…我是苏小飞啊…请问你是?

啊,那就对啦,找的就系你呀。不要问我系谁啦,只要我问你答就可以啦!你毕业于江浙三中系不系?班主任姓米叫米丽,人称三中【师花】大米粒…系不系?高二那年你看上二班班花还写情书给人家,结果被大米粒知道罚你写检查…

等等!你…你到底谁啊…怎么会知道这么多我的事?

听到我有些着急的追问,对方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然后边笑边说:你…你丫还是那么愣…哈哈哈…

我靠!你是李岩?怎么是你小子啊…给我打电话什么事啊?

哎呦,你看看,刚几年啊你丫就把哥们儿都给忘了,是不是就惦记泡姑娘了啊,嗯?其实也没事,就是知道你在遵化所以问问你怎么过来了也不找哥们叙叙旧啊?

一听李岩的话,我第一个念头就是我来这里的事他是怎么知道的。第二个念头就是李岩家确实就在遵化市中心,我为什么不干脆让他尽地主之谊带我去三水屯呢。想着便绕过他的问题,开门见山的说:

好啊,我把我住的酒店地址告诉你,一会过来找我,咱们叙叙旧。啊?

见到李岩已经是傍晚了,他依然很多问题问我在哪儿高就结婚与否,还抱怨自己作为一个已婚人士是多么羡慕单身,好像世间百态他一娶了老婆就都体味全似的。我简单说明了来历和毕业以后自己的生活,得知他是问了黎远(看过我前面提到过的就知道,那个表姐和她儿子找我爷爷驱鬼的我的同学就是黎远)才知道我近况的,于是就打电话恶搞了一番。跟着这个地道的遵化人,我们很快来到一个家馆子解决饥饿之苦。

你说啥?驱鬼?哎!不是吧,我跟你好几年交情了咋就没听你说过…那什么…咱爷爷是干这行的啊?

李岩边往嘴里扒菜扒饭边大呼小叫的质疑我所说的每一句话,没等嚼完就又小声补充说:我问你啊,就你们这…这行的收入怎么样啊?要有钱赚妈的老子也改行得了,我媳妇儿刚给我生了个大胖儿子正需要奶粉钱啊,省的她天天埋汰我…

呵呵!好啊,不过在这之前我得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胆儿!等吃完饭,你陪我去一趟三水屯。那儿啊,就有你估计这辈子都碰不见的奇闻异事哦!

一路上我都没怎么说话,对于绿藤棺材的事更是只字未提。一点是怕真的把我这个从未经历过灵异事件的哥们吓个好歹,另一点就是我不能把我都还确定不了的事胡乱四散。所以,话痨一样的李岩见我不怎么搭理他就歪着脑袋流着哈啦子睡着了。

从包里掏出笔记本,如果没记错的话对于尸体不会腐烂里面应该有相关记载。果然,当我粗略翻看了将近三分之一时,一段字体有些潦草的记录吸引住我的目光。

古载有曰:尸借阴寒之浊方胜,亦为尸异也。尸借阳刚之澄方活,亦为尸兽也。故此今以焚烧去之毒哉。呜呼,若被其攻之必将亡故亦非人也。然为之奈何?唯有灭之…

看着一行行如文言文似的记载,我真是恨自己为何没有好好学习中国悠久文化呢?只看了一小段就再也读不下去了,更尴尬的是我边看边就不觉出声叨念,弄的一个坐在我同一排座位的mm用看国宝一样的眼神看了我n回。

不过我也大概悟出了一些蛛丝马迹,至少我知道火葬并非近代才有的殓葬方式,只是过去的人也许是出于对死者的敬畏或思念才都采取土葬的。所以,我必须找到促使尸体没有腐烂的根源然后召唤出他们的亡魂送走后,再采取焚烧的方法就可以了。于是我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告诉了爷爷这边可能将要发生的事情并询问了更详细的方法。

大概八点半的时候骑车终于到站了,我推醒睡的像头死猪一般的李岩。

到地方了,快起来啊。对了,你不用给嫂子打个电话报下平安么?

啊啊啊…这…就到了…李岩睡眼惺忪的看看已经黑透的车窗外,不停的打着哈欠。然后反应过来我的提醒,补充说:

不用,就算我三天没回去她都不急。唉!用她的话来说就是只要到月上交工资就行了,还说就我这兜儿比脸还干净的哪儿有女人能看的上啊…看看吧,这就是女人啊,还是结了婚之后的女人!

哼!少扯没用的了,快点下车了啊。

对于李岩这种有些缺乏责任感的想法我不看好,怎么说呢反正我以后娶了老婆一定不会如此。

从车站走出来,宽敞的公路上已然没什么过往的车辆。打听到去三水屯搭车至少也要四十分钟,可如果不趁今晚这个月朗星稀的聚阳之时去挖坟土的话,可能就要等上好几天了。

爷爷在电话里告诉我,想知道这两口棺材里的死人是否已经尸变在没有任何工具的前提下坟土必然最佳,因为这玩意儿是亡魂与活人之间的一种介质。爷爷还告知,像我这样因为出差并没有想到要去查什么棺材之事,所以对我而言除了坟土唯一可用的就是天时、地利、糯米、大蒜…还有白蜡。

小飞,你丫嘟嘟囔囔什么呢?这乌起码黑的…咱是不是应该先找个地方睡觉啊…李岩四下望了望,着实有些不耐烦的说。

工作服采购

工作服公司北京

工衣T恤衫

秋季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