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灯罩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请叫我一声奈良美智

发布时间:2019-03-12 03:20:19 阅读: 来源:灯罩厂家

请叫我一声,奈良美智!

奈良美智在横滨三年展中的77张作品,都绘在画家信手拈来的纸片上:盖着邮戳的旧信封,随手撕下的笔记簿,酒店便签,餐厅卡片,作废文件,传单,地图……这些各负使命的纸的历史痕迹和蜡笔画与生俱来的笔触叠加,如同独有一套解密方法的微博,率性、随意,却又质感殊胜。画中的主人公依旧是奈良美智标志性的小女孩或小男孩、小狗。她们独自呆在各式各样的废纸中,敲鼓、弹吉他、打碟、唱歌、放空、画画、安睡……“因为不带意识的创作,所以这些人物可能很真实,真实的东西不需要理由。”这些人物和作品的姿态,恰像今年刚结束的纽约“Nobody"s fool”奈良美智回顾展上的三个主题词所描述的:孤独,摇滚,反叛。这是对奈良美智作品的诚恳概括。

《奈良美智 横滨手稿DRAWING FILE》将这77幅风格强烈的作品完整复刻下来,按照原大尺寸、颜色悉心印刷,以达到近乎逼真的质感。与其说这是本画集,倒不如说是一套为艺术爱好者和收藏者打造的超级“贴纸”。没有目录,没有页码,没有任何多余的文字和说明,全部画作以实际比例印在每张纸的正面,一张一幅,书脊侧刻着方便折裁的虚线。纸张质地和印刷都是极考究,蜡笔堆积的油脂或是边缘折痕都看起来栩栩如生,让人想要触碰。所以,只要你舍得撕书,然后细心些裁剪下来,直接钉在墙上,或者用两木制画框装裱起来,就可以在自己的领地建一个足够逼真的奈良美智美术馆,做一回“策展人”。

奈良美智,日本最具国际影响力的当代艺术家之一。于1959年在日本青森县出生,高中毕业后曾进入日本武藏野美术大学就读,在中途辍学后进入爱知县立艺术大学,后留学于德国杜塞多夫艺术学院。

奈良美智:

怎么说呢,辗转一路走来,回头一看才发现我已在这个小小星球上生活了44个年头。以后,应该不会上太空,应该还是会继续在这个星球上生活。这个星球上有一个国家叫日本,我现在正在这个国家的一处名叫东京的地方写着这篇文章。各位现在所读的,就是我个人至今为止在这个星球上生活故事的点点滴滴。我的故事现在依然在持续发展中,我写下昨天之前发生的事,借以回顾自己过往的旅程,也可以说,这是我的个人史。将过去的事情写下来,一方面是想以客观的角度来检视自己,另一方面也想表明我今后依然会一步一脚印前进的决心。

虽然我一边不断将过去的历史当作知识贮存在脑海里,但寄宿在我肉体内的精神却是现在进行式,被称为感受性的东西也经常避免不了的是现在进行式,不,对于不得不这样的事,我只能真实地感受着。这让我心里产生了一种自觉,那就是对于自己的画作,要如何根植于传统的技法来制作,而且这些画作要如何从自己现在的感性里产生并且表现……话虽如此,但对于如何去描绘出自己心中的东西其实还没有明确的答案……

然后,本来就是我的本业,也就是美国和欧洲的美术馆纷纷来函邀请我参加展览会,让我突然忙碌了起来。连我自己也不敢相信这种忙碌程度,有些画作是之前就累积的作品,但我一点也不迷惑和迟疑,我开始不断在科隆工作室画出一幅又一幅的作品,因应不断飞来展出作品的邀请函,我很自然地一幅接着一幅完成。

但是每次回日本时,要求采访的量变少了,不知为什么要求在广告里使用作品的请求变多了。基本上对于将作品变成单一企业的代言形象而使用在商品策略上的广告请求,我都予以拒绝。因为这些作品都是从我“自己”内心感受涌出而诞生的作品,因此我不希望因为某家“企业”的需求而提供原为自己分身的“作品”供使用。当然这是我个人的想法,对于广告圈的专家来说或许是个能够爬上成功巅峰的手段。但是,我在询问自己内心是否真想这么做时,我很清楚知道答案是否定的。总之,我不是为了“职业”选择这条路,而是以一种“生存的方式”选择了绘画这条路。书能够卖,这些钱对我来说都只是附加的。但是,我很高兴地接受自己喜欢的乐团CD封面的创作和印制T恤的邀请,每当接受新的邀请时,如果是我自己想尝试的事我就直接答应。老实说我一直憧憬自己的画能够成为出版品,虽然现在仍单纯地有想从事广告工作的欲望,但在世代交替频繁的广告图,我没有勇气也没有自信能够存活下来。总之,我真正想做的事也并不在那一方面。其实我的创作并不是意识到观众而想向外表达什么,不管是好是坏都是一种出于自己和自己的对话。不过,或许年纪再大一点时会想尝试广告工作(如果那时候还有人来找我的话……)。即使如此,出书和制作T恤已经满足了我的欲望。而且,作品被认知的程度越高就会有人想要拥有作品,这也是事实,然而我的许多观众们年龄层都很低,对他们来说实在没有买画的经济能力,因此,我认为出版画集和T恤是很好的。此外,想尝试的事情跟山一样多,想做的欲望可能无穷,但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必须时常以最想做的究竟是什么为基点来考虑才好。

法兰克福机场的事件让我十分沮丧,当我回到科隆时,房东寄来一封信。我有一种屋漏偏逢连夜雨的不祥预感,我沮丧地拆开信,上面写着:“这栋建筑物将被拆毁。请于三个月内搬离。”瞬间我脱口而出:“回日本吧!”

在德国住了十二年,之所以会让我如此轻易就想要回国,我想和来年预定在横滨举办的个展有关吧。这次的个展是我第一个在日本美术馆举办的个展,而且将在几个城市巡回,并且只展出绘画。做了决定后,连我自己都很惊讶能够如此迅速地行动。托以前的学生帮忙,我在东京郊外找到了大小刚好的仓库,决定秋天就搬进去。

当我打包纸箱时,一件件的物品都包含着这十二年来的回忆,让我十分感伤。不论是刚到德国的第一天,盯着列车窗外流逝风景的不安,或是刚到时第一次打开顶楼房门的瞬间,还有在这个国家相识的人……不知为什么,连高中毕业时第一次上东京时的心情和空气都被勾起。每天都有新鲜事发生,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孩子般充满好奇心。我想我在这个国家里成长了不少。虽然自己所处的环境一直在变化,但其中也有我确信的事情。这些让我觉得是新的事物,其实有些是早就知道的,也有自己正在遗忘的事物。所有重要的东西我早已经将之刻印在身体里,只是我把他遗忘了吧。所有的事物都是重要事物的重新发现。追究过去的旅程,即是连接未来的旅程,未来也许会被遗忘的过去永远封存着。

搬家公司将所有的纸箱行李都搬走了,这个空房间,和我刚来时一样映出一片孤寂。我在这里画了很多画。虽然离科隆而去并未令我感到很悲伤,但一看到空无一物的房间还是让人觉得寂寞。房客离去的空房间怎么会不寂寞呢。二十八岁的春天,带着期待和不安来到德国,一转眼便是十多年。

公元1959年12月5日。在这个令人敬爱的太阳系第三颗行星诞生下来的日子开始,虽然我活了下来,总有一天绝对会面临死亡。因为我明白这是必然,所以我并不悲伤。因此在这有限的生命里,我希望能够一直画下去。牛顿发现地心引力这个东西(不管多胖还是多瘦的人),我们的脚都稳稳地站在这个小小的星球上……

读了这本书的各位,谢谢你们!总有一天在某个地方……街角、或展览的会场或电车中、或在定食屋……如果真的遇见了,请叫我一声!

线材伸长率试验机

大门式电子试验机

液压式压力试验机如何做好“周末”维修保养

微机屏显万能试验机

相关阅读